首页 > 都市 >

天龙殿

天龙殿

天龙殿

作者:留白
分类:都市
状态:连载中
时间:2020-11-24 18:15:10
开始阅读
作品信息
作品目录

小说主人公是箫布衣沈思衣的书名叫《天龙殿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留白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他在边疆,为国流血;而他至亲至爱的女儿,却面临被人摘走心脏;为他生下女儿,无怨无悔的女人,却被人当成狗羞辱!天龙令:找到残害我妻子与孩子的幕后黑手,无论他是谁,无论他背后站着谁,无论他有多...

精彩节选:

箫布衣不解的看着她,只听沈慕青继续说:“布衣,别杀他。要是杀了他,我们一家三口都得死!而且,衣衣现在还生死不知,就算真要杀他,也得等拿他换了衣衣。”

一旁的林清宁也跟着开口:“是啊,箫布衣,我知道你现在很愤怒,这个废物就算死一千遍,一万遍也不足为惜。可是你要冷静啊,你要救女儿,你们一家三口以后还得生活。”

“你杀了他,就再也没有退路了。”

龙家的强势,即便是林家大小姐也感到恐惧。

“年轻人,听她们的话,杀了他,你们一家三口,甚至林家大小姐,也得为他陪葬。”

这时,一个苍老而高亢的声音传来。

众人循声望去,脸上满是震怖的神情,因为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龙从云的管家——铁背先生!

没人知道他到底叫什么,只知道在龙家崛起的这三十年间,他的后背为龙从云挡过不下百刀,其中13刀擦着心脏,25刀刺穿五脏六腑,从此在南疆就再也没人叫他的名字了,只剩下一个尊称——铁背先生,赞誉他为龙从云所做的一切。

“铁背爷爷,您终于来了!”

“快,杀了他,不!我要让他生不如死,我要让他和他家人,每天像狗一样的活着,才能消除我心中的恨意!”

看到铁背,之前还在求饶的龙飞,瞬间又嚣张了起来。

“少爷,您的诉求我已经听到,会让您如愿的。”

面对龙飞这个少家主,铁背先生不卑不亢的回答着。

铁背先生神情淡漠的看着箫布衣,说:“年轻人,你的胆气和手段,我已经看到。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,放了龙少爷,我可以让你们夫妻二人,平平安安的到龙家做客几天。二,你杀了他,然后我杀了你。”

“铁背爷爷,您不能放弃我,我……我可是龙家的少家主。还有,那个废物敢伤我,怎么能轻易放……”

听到铁背的话,龙飞脸色巨变,大叫着。

“住嘴!”

可孰料,铁背先生却脸色骤变,一脸严肃的训斥着:“飞少爷,您今天的所作所为,老爷很不满。另外,老爷让我跟您带两句话。”

“一,龙家只有站着死,没有跪着生的家主;”

“二,您虽然是龙家的少家主,但绝不是唯一!”

“这个,希望您能理解。”

铁背的几句话铿锵有力,龙飞的神情顿时萎靡下来了,一脸绝望。

而铁背其实这话不只是说给龙飞听,更是跟箫布衣听,是为了告诉箫布衣,别以为抓住了龙飞,就等于抓住了龙家的命门。

事实上,龙家随时可以放弃一个少家主。

龙家,绝不妥协。

这就是龙家能在短短三十年间,崛起成南疆第一家族的不二法门——为了利益,一切皆可放弃。

铁背先生淡淡的看着箫布衣,说:“年轻人,现在,告诉我你的选择!”

铁背先生话语落下,威势无双。

虽然林清宁和沈慕青不是铁背先生的第一攻击对象,但依旧被铁背先生那一身气势吓得脸色骤变,整个人几乎连站立都做不到。

龙家的威势,恐怖如斯!

“布衣,我……我们怎么办!”

沈慕青脸色发白,双腿不自觉的颤抖。

龙家这个庞然大物的恐怖,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,也只有扶着箫布衣,她才能勉强站立。

箫布衣扶着她,淡淡一笑,说:“放心,有我在,区区龙家,还不敢怎么样!”

说来也是神奇,这话一出,沈慕青顿时觉得那慌乱的几乎要跳出肚子的心脏,此刻彻底平静下来了,仿佛就算是天塌下来了,身边的这个男人,也能凭借一己之力,将这天撑起来。

看着那边咄咄逼人的铁背先生,箫布衣毫无惧色,嘴角的笑容甚至还透着几分讥讽,说:“龙家铁背先生,倒有几分水准。”

“狂妄!”

“无知!”

“小子,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铁背先生说话,简直不知死活!”

听着箫布衣的话,龙家其余人等纷纷怒目相视。

铁背先生也是脸色沉如死水,静的可怕。

箫布衣继续说:“选择吗?既然非要让我选择,那我就勉为其难选一个吧。”

“我选三!”

他铿锵有力的说。

铁背先生微微一顿,说:“哦,你说的三是指?”

“我杀了他,再杀了你,然后再去杀了龙从云。”箫布衣淡淡的说着,话语中的杀气,却直透云霄。

铁背先生脸色一变,冰冷的笑容无比嘲讽:“年轻人,你很狂妄,可你难道不知道,狂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?”

“你的身手是还算不错,以至于老夫都难免生出几分惜才之情,可你不要自误!”

“老夫的时间和耐心都很有限。”

唰!

一把锋利的鬼头刀,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铁背先生的手中。

林清宁和沈慕青脸色齐齐一变,这可是铁背先生的成名利器——鬼头大刀,一把钢刀下,不知道有多少冤魂含恨而终。

“我一生自误的时候很多,但却从未像今天这么迫切又清楚想要灭掉你龙家!”

箫布衣淡淡一笑,从容不迫。

“既然如此,那老夫就送你一程吧。”

铁背先生摇头,似乎很惋惜如此年轻才俊,就这么死在自己的刀下。

“慢着。”

这时,箫布衣忽然说。

“哦,后悔了?”

铁背先生轻咦一声。

“我箫布衣从不做后悔的事情。”

箫布衣摇头。

铁背先生问:“那你还想说什么遗言?”

“不,我只问一句话,是你让人把我女儿打断手脚,装进酒瓮里的?也是你,让人拔掉我女儿指甲的吗?”

箫布衣字字带血的说着,身上的杀气升腾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