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古代 >

与那个暴君有奸情的炮灰

与那个暴君有奸情的炮灰

与那个暴君有奸情的炮灰

作者:花生酱
分类:古代
状态:连载中
时间:2020-12-03 16:05:17
开始阅读
作品信息
作品目录

主角是苏糖秦戾的小说叫做《与那个暴君有奸情的炮灰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生酱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(1v1,双洁,宠宠宠文)苏糖以为完成任务,就能美滋滋的回家养老,结果被系统告知,积分冻结,世界崩坏,男主全都黑化了!为求生存,她只能回到那个男主最黑化的时间段,任劳任怨的挽回男主。奈何,当初造孽太深,如今只能哭着被虐。暴君:不乖的小东西,是要被锁起来的。霸总:宝宝真他娘可爱,想日。元帅:娇软无助小向导?呵,不存在的。……对此,苏糖只想说:我劝男主善良。...

精彩节选:

苏糖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被脑海里的声音给惊醒的,她猛地坐起,回忆起方才系统说的话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。

一夜的时间过去,秦戾的黑化值居然下降了30%,这下降速度,堪称跳楼机啊!

然而,还不等她从恍惚中回神,看着近在迟尺的某人,脑袋直接当机了。眼中的震惊与惊愕没有半点遮掩,全部呈现在了对方面前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说完,见对方挑了挑眉,又迅速瞄了眼四周,环境如何她没看清,不过那明晃晃的黄色,却是再清楚不过了,她重重的倒回龙床,单手捂住眼睛,一脸的不愿面对。

秦戾轻声一笑,心情像是很好,唇角微微往上扬了扬,“是你自己起床,还是朕伺候你起床。”

让男主伺候她起床,是她飘了还是嫌命长?

“不不不,我自己起,我自己起。”

秦戾看着她瞪圆了的双眸,呆呆蠢蠢的样子,无论哪里,都取悦了他。

苏糖手脚慌乱的从龙床上走了下来,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更傻了。

**,狗皇帝一定是是发现她的身份了!

秦戾任由一旁的太监伺候,见她傻愣在原地,不由道:“傻在那作甚?”

苏糖声音很弱,还有些磕磕巴巴,“臣的衣服……”

秦戾看着她,嘴角突然勾起恶作剧的笑容,“自然是朕脱得。”

完了!

苏糖满脑子都只剩下这句话,然而秦戾却没当回事,甚至还命人准备早膳。当然了,小东西是没什么胃口,倒是秦戾,胃口好极了。

等吃完,他都走到门口了,回头见人还不在状态,不由勾了勾唇角,“还不走。”

秦戾背着光站在门口,他一袭明黄色龙袍,浅笑时,不复从前阴鸷阴沉,反而衬得他温文尔雅,特别是这会儿半边身子沐浴在阳光下,仿若被贬入人间的高贵谪仙,高贵不可侵犯。

苏糖恍恍惚惚的跟着上前,然后才后知后觉的问:“皇上这是去哪?”

秦戾瞧着小东西还没回神,难得好心回答道:“自然是上朝了。”他说着,撇了她一眼,像是猜到她会停下,他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苏糖身上连朝服都没穿,这会儿去上朝,不说别的,言官就能喷死她!

“皇上,臣的衣着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秦戾就道:“衣着怎么了,朕可不觉得哪里有碍。”

许是大清早他的脸色太好了,苏糖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也因此,等来到朝堂,她才猛然发现,自己究竟犯了一个什么大错。

普通百官上朝,那都是有专门的通道,而这通道,皇帝是不会走的,因为他有专属的御道,可这会儿苏糖便是踩着这御道,与他一同进入百官视线。

文武百官例行每日朝拜,唯有这次所有人都愣住了,最后还是某位最沉得住气的大臣下跪,才让众臣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这茬。

苏糖好歹也是个王爷,站的位子自然不会太后,她那一圈子,差不多都是纨绔,没什么职权,这会儿见她走过来,所有人的表情,都格外精彩。

她还穿着昨儿逛春风楼的衣裳,既是逛青楼,穿的那叫一风流漂亮,与满朝的庄严相比,格格不入。

然而,再格格不入也不能走,她低垂着眼眸,盯着自己的鞋尖看,假装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不过,便是她再想低调,众大臣也不是瞎的,这不,果真就有言臣参了她一本。

苏糖也不替自己辩解,甚至还觉得这是狗皇帝的阴谋,为的便是让她多受点罪。

“皇上,安王爷无视朝堂规矩,穿戴私服,按律法是要拖出去打板子的!更甚者,剥了爵位也是发生过的!”

言官说的义愤填膺,活像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。

苏糖也不反驳,继续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
满朝堂所有人都不敢吱声,任由言官一人高亢怒斥,最后,还是宝座上那位出声,才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安卿的确着装不符。”

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秉着呼吸,可饶是如此,众人还是被他下一句话给惊得差点三魂出窍。

“去将内务府那些废物拖出去砍了。”

突然向内务府发难,这是始料未及的,就连言官也楞了。

秦戾难得有耐心,解释道:“这都入冬了,安卿的冬季朝服到现在都未送去,好歹也是皇孙,这般怠慢,该死。”

大秦朝的朝服共分春夏秋冬四套,每年换一批。这些事都是内务府在安排,往年还没过季呢,内务府的人就巴巴的跑去给人送去,不过后来新皇登基,谁都知道安小王爷当年做的那些事,都以为她这次是要失宠了,一个失宠又没实权的王爷,还不如宰相门前七品官。

内务府最会看人下菜碟了,这次捅了马蜂窝,愣是没一人求情。毕竟,以皇上阴晴不定的性格,指不定连着求情的人一起死了。

殿外的人死了一批又一批,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白玉石砖,血腥气更是传入殿内,胆子小的,这会儿双腿都有些发颤了。

唯有秦戾,还有心情关心其他人,“小王爷身体不适,去给她搬个椅子来。”

能被皇上如此关心的,满朝文武,怕也只有那一位了。小宦官很有眼色,不但搬了个椅子来,还在上面垫了不少软垫,坐在上面,异常舒适。

苏糖不知道如何捱到朝会结束的,反正正准备走,就被另一批纨绔有人给拉住了。

“小王爷,你们昨儿个到底去哪里了?我今早听到消息,说镇南侯府的小世子,都快逼疯了。”

苏糖一愣,询问怎么个逼法。然后就听对方道:“你也知道他不爱看书,谁知今天直接丢去了应天府书院,最惨的是就连月例都停了。”

应天府书院相当于皇家书院,里面的人非富即贵,便是老师,也大多身上背着官爵,所以对付那些世家小公子,手段颇多,甚至没再怕的。

对于一个不爱读书的人来说,世界上最痛苦的地方莫过于此了。

苏糖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,只能简单说了两句,结果,周巍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过来。

“哎哟我的小王爷,您怎么还在这,皇上还等您回去喝药呢。”说完这话,他还不忘笑眯眯地加了句,“皇上可是连蜜饯都准备好了。”

猜你喜欢